2013年12月4日,邯鄲市邱縣梁二莊鎮龔堡村發生的超生戶因社會撫養費問題而服毒自殺事件,引起全國多家媒體關註,縣裡調查通報稱“村幹部到死者家征收社會撫養費是私自行為”,縣裡鄉鎮上並不知情,村支書艾連坤因此被開除黨籍。“背黑鍋”6個月後,為“大局而保持沉默”的艾連坤近日實在憋屈得“要爆炸了”,站出來揭發鎮領導如何分解指標強攤“按人頭”征收社會撫養費,如何誘導自己扛下責任撇清上級。(《北京青年報》6月16日)
  此案例涉及的層級很低,但它距離最基層老百姓的真實生活很近;案例涉及的矛盾不新,其騰挪轉移的情形也很眼熟。因此,它更像一隻值得解剖的麻雀,讓你清清楚楚地看到,有些基層幹部在處理負面事件時,是如何舍卒保車、大事化小的,是如何欺上瞞下、應付輿論的,是如何以“維護大局”之名保護好自己一畝三分地的。
  強徵社會撫養費進而逼死農民,這裡藏著大惡,在社會文明進步的今天,是無法容忍的。“你覺得我作為村幹部,是想收就能收這超生費?”艾連坤爆料,這背後是上級政府逼迫“按人頭征收超生費”——縣裡頭提要求,鎮裡頭搞攤派,甚至社會撫養費繳不齊的村子要村幹部墊付,為了墊付超生費,艾連坤及村主任2013年兩次聯名向河北省農村信用合作社貸款共計23000元,至今都沒還上。墊完錢怎麼辦?“以後可以從出租集體土地承包權的收入中找補回來”。
  這樣的荒誕邏輯,為什麼在命案之後又過了半年才暴露出來?當初讓艾連坤在記者面前閉嘴、“失聯”並最終背起黑鍋的,正緣於前文所說的兩句話——當地官員告誡他,“要為大局而沉默”;當時鎮黨委書記對其拋出了一句充滿想象空間的承諾“留得青山在,還怕沒柴燒?”這些話既有威逼又有利誘——你敢跟記者口無遮攔亂說一通,就是給當地抹黑,就是“不講大局”。戴上“不講大局”這頂大帽子,別說當支書了,以後怎麼收拾你都理直氣壯;你只要忍辱負重把責任扛下來,“組織”是不會忘記你的,被洗白的幹部也是不會忘記你的,“一個鎮里還養不住你?”
  今天再看這兩段話,發現在某些基層官員的心裡,所謂大局,不是公共利益第一,不是社會道義第一,而是自己的烏紗帽第一、為自己遮醜第一;所謂青山也只是自己能繼續在官場混下去的“青山”——從人心有私的角度,這樣的理解其來有自;但從社會有公的角度看,這樣的理解實在是對公權力三個字的褻瀆。尤其讓人鬱悶的是,如此污穢的心理,偏偏用了“大局”、“青山”這麼兩個鮮亮的“大詞”,這即便不叫語言腐敗,起碼也算得上腐敗了語言。
  “幸運”的是,“黑鍋”被人背起來之後,當地官場就有點“不仗義”了,承諾的所謂鄉鎮公務員待遇,最後只是一個每月700元的偏遠村子“包村幹部”——臨時工標準。當初做承諾的黨委書記,調動到別的鎮當官之後,也懶得再搭理艾連坤了。加上村民的白眼,艾連坤終於站出來要“翻案”了——幸虧這個“頂包聯盟”破碎了,如果艾連坤真的換座理想的青山繼續有柴燒了,那些坑人的勾當,是不是要繼續在鄰裡鄉間堂而皇之地被掩飾下去?
  不由得想起很多基層矛盾“善後”工作的調查結論,處理了多少責任人,每每過段時間,某些責任人又金蟬脫殼、換個崗位繼續“為人民服務”。輿論常常莫名驚詫,今日想來,或許有太多的驚詫背後,正是這樣的“大局”+“青山”的游戲。希望一起“我為大局背黑鍋”的荒唐鬧劇,能擦亮各級官員與社會輿論的眼睛,顧念真正的正義“大局”,盯緊真正的公共“青山”。  (原標題:警惕基層出現以“維護大局”捂黑鍋現象)
創作者介紹

黃金

qj63qjvwh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